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木原音COLD SLEEP番外——純白之花/白い花 作者:木原音濑 

[个人翻译,严禁无权转载以及盗作,欢迎同好有爱交流~❤]

文源校對:砂嵐   翻譯:塔塔 

                                                                                                  純白之花
                                                                                                            ————COLD SLEEP番外
高久透打工結束的時候是晚上七點三十分。把一切收拾好後就已經這麽晚了。如果是平時的話,在七點關店之前就會慢慢從身邊開始一點一點整理起來,但是今天快要關店的時候客人卻接連不斷地到來。
因為覺得不能在客人面前打掃,透就站在收銀機前耐心地等待客人做決定。最後一位客人二十五歲左右,穿著西裝,看起來像是上班族。彎下腰一邊不停地眨著眼睛一邊往陳列櫃裡面窺探著。並且還發出“嗯……”的小小的思索聲。
“那個……這個店裡最好吃的是哪個?”最後問出了這種讓蛋糕店員不知該如何回答的問題。
透最初進入這些西式點心店的時候,也有過被光彩奪目的蛋糕包圍而不知如何選擇的記憶。因為過長的蛋糕名字而咬到舌頭也不止一回兩回。因此透很明白他的感受。
“請問是送給女朋友的禮物嗎?”
“啊,嗯……大概差不多的感覺吧。”男人仿佛有點害羞地撓了撓頭。
“那個人能吃巧克力和乳酪嗎?”
“啊,那個……大概吃的吧。”
“那我推薦您選森林蛋糕和乳酪蛋糕。它們即使在年輕女孩中也有很高的人氣。”
男子就買了透所推薦的兩款蛋糕。付款的時候又開口搭話道:“在蛋糕店打工真的很稀奇呢。”
“誒?”
“你看……因為不常看見有男孩子在這種店裡打工的。”
男子大概是因為看見是差不多年紀的人所以比較安心就輕鬆地攀談了起來。
“啊!難道你不是打工的,而是做蛋糕的師傅?”
“不是,是打工。”透打開收銀機,把找的零錢和收據遞給了男子。
“我喜歡的那個人最喜歡吃蛋糕了。因為他說這裡的蛋糕非常美味,所以不自主地就開始在這裡打工了。”
男子細眯著眼笑了一下。
“這樣不也挺好的。”
透最初認為不過只是個蛋糕,但是現在卻不這麽想了。蛋糕的背後,還有人的笑顏。單單只是存在著就能讓人變得幸福,這小小的西式點心有著不可小視的威力。
“如果她說好吃的話,下次請再次光臨。”
透給了男子一張印著本店地圖的小名片,男子把名片放進口袋裡,道了聲謝就走出了店門。
自己才應該道謝的,這樣被人感謝讓透的心中不禁一熱。
打掃結束后,透把剩餘的點心全部裝進了紙盒子里,捧著盒子走出“PORT”的時候,外面冷得使透不禁縮成了一團。在店裡因為接待客人而開了暖氣所以沒注意到……不過每次開門時吹進來的風都很冷。
天完全暗下來了。周圍是一團。因為“PORT”位於城鎮邊緣,所以周圍沒有什麽店。只有街燈明亮而寂寞地佇立著。
風從耳邊呼嘯而過,透不禁打了個寒戰,於是趕忙從包中把圍巾和手套拿了出來。
從這裡到同居人藤島住的醫院騎腳踏車需要二十分鐘。因為中途不停地騎所以沒有注意到,其實這之間也有八九公里……意外的有些距離呢。關店的那會比較混亂,而且因為天寒的原因,整體上沒多少顧客,因此今天剩下的蛋糕要比平時稍微多點。右手拿著的盒子也比平時要重。透一邊注意著不要讓盒子掉下去一邊奮力蹬著腳踏車。
因為今天的蛋糕有點多,所以就把藤島吃不完的送給護士們當做慰問品吧。這也算是一個很好的宣傳。漸漸地也有說著“在‘PORT’的透君拿過來的蛋糕很好吃”的客人光臨店裡了。
車道坑坑窪窪有點晃,透就從中途開始沿著河邊的道路騎。雖然風勢很強而且還有點繞遠路,但是和市內相比要容易走。這邊的路最近才剛剛鋪好,車輛限行,所以道路也非常整潔。
孤零零的街燈等距離地佇立在沿河的路旁,雖然作為夜晚的路標如聚光燈般閃爍著,但間隔間沒被照射到的地方仿佛被留下一般兀自昏暗著。
在街燈下全力趕路的透被忽然出現在眼前“什麽東西”給嚇了一跳,急忙刹了車,一道刺耳而尖銳的聲音迴響在周圍。因為猛地一刹車,透的雙手感覺到了強烈的震動。
即使是這樣還是差點再次撞上,強行扭轉了身體改變腳踏車前進方向的透,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連同腳踏車一起重重摔倒在地上。
伴隨著“嘎啦”一聲,透的右肘撞在了地上。好疼……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